【DYS】终章(烧饼/曹鹤阳)一发完

Note:时间线随意发挥,本文与真人无关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一)


  烧老师这个周在小园子有演出,说单口,《白宗巍坠楼》。

  晚上一群姑娘守在门口,就为了送他下班。

  妹子问:“四爷呢?”烧老师低头签字,嘟囔道:“结石,手术。”

  妹子问:“又?”

  “下雨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再抬起头时,妹子的花都快戳到他脸上了,冬天里红扑扑的小脸蛋,让烧老师发不起来火。

“只买了一束,送给四爷吧。”

烧老师收了很多礼物,毛绒玩具居多,塞进车里要费好大的劲...

 

【DYS】世纪巨星(周九良/孟鹤堂)一发完

Note:摇滚明星!周九良x助教老师!孟鹤堂,非ABO生子,先婚后爱梗,雷爽文,打人别打脸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 孟鹤堂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特别老土的人。21世纪,所有年轻人都在呼吁着自由与民主,而永远赶不上潮流的自己,依旧在走着读书、工作、相亲、结婚的老路。同学聚会的时候,做媒体行业的老同桌,在三杯两盏的醉意之下,向他倾诉对未来的彷徨,孟鹤堂不知该如何安慰他。

  孟鹤堂活得就像一本教科书,老同桌的问题显然超纲了。

  “那个……”小孟犹豫了片刻,还是打断了老同桌的絮絮叨叨,说,“那个……我下个周结婚,方便的话...

 

【DYS】良缘(周九良/孟鹤堂)完结

Note:

本文与真人无关,非ABO生子,人物黑化,民国AU。

雷爽文,打人别打脸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上)


  男人的服三还没有过,孟鹤堂就决定离开金陵,他走得很急,只收拾出了一个极小的包袱。男人的骨灰没有带,埋在他从小居住院子里的那棵银杏树下。

  一个倒霉的人,若银杏有灵,会保佑他的。


  江西是开船最早的码头,孟鹤堂来到这里的时候,江西的渡船却依旧笼罩在一片初春的寒雾之中,灰蒙蒙的,似雪路,如前程。

  还是来早了。

  孟鹤堂往早已冻僵了的掌...

 

【DYS】周九良的爱情故事(周九良/孟鹤堂)一发完

Note:本文与真人无关,请忽略时间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1-

  七队队员,第一相声团伙资深弦师,也没什么名气的孟先生的搭档。

  周九良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。

-2-

  周九良同学十七岁的时候就跟着孟先生走街串巷走南闯北。

  累得他都胖了好几斤。

  孟先生插着他快到胳肢窝的腰嘲笑九良同学:“九良,你是元宵吗?”

  让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十七岁少年减肥,孟先生在九良心里与禽兽无异。

  讨厌,不喜欢。

-...

 

【SCI谜案集】《乐园》7~8

Note:互攻高亮!非无差!

-1~2--3~4-5~6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7-

  展耀敲响了童扬的家门,一扇老梨花木镶铜的大门,连铃都没有。

  许久未有回应,站在一旁的白羽瞳面露不耐,更大力地敲起来。

  “太没礼貌了。”展耀挥开白羽瞳的手,果不其然收获了白sir的白眼,待开口反击前,门被主人打开了。

  “展博士,白长官请进。”

  童扬依旧是当日见到笑眯眯的模样,再往下看,这人的打扮着实穿越,且不谈他的棉布衣和布鞋,光脖颈上挂着的那串盘得极好的,蜜蜡配蓝松...

 

【唐人街探案系列】花的阴谋(野田昊/秦风)6

Note:-1--2--3--4--5-

·合法婚姻人设。

·本文与真人无关。

·当秦风和野田昊的婚姻步入第三个年头,秦风突然怀疑自己经历了一场阴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6-

  每次两个人zuo ai之后,秦风都会赖床。

  野田昊如平日起得一样早,裸着身子点燃床头黑石榴的香氛,这是一款带着略做作甜味的果香蜡烛,野田昊喜欢,秦风也不讨厌。

  香料本就是做作,也不在乎加工得更甚。

  秦风周身都透露着xing ai之后的舒服松散,抱...

 

【唐人街探案系列】花的阴谋(野田昊/秦风)3

Note:-1--2-

·合法婚姻人设。

·本文与真人无关。

·当秦风和野田昊的婚姻步入第三个年头,秦风突然怀疑自己经历了一场阴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3-

  野田昊下午开车送秦风和唐仁去岚山天龙寺,秦风还因为饮酒过度有些头晕,但他的丈夫和他的表舅一样不靠谱,坚持认为有病没病走两步。

  分别前,野田昊和秦风亲了个嘴,差点辣瞎唐仁的眼睛:“毛主席说过,以秀恩爱为目的的亲嘴都是耍流氓。”

  野田昊对着唐仁挑了挑眉毛,顽皮得似个少年。...


 

【唐人街探案系列】花的阴谋(野田昊/秦风)2

Note:-1-

·合法婚姻人设。

·本文与真人无关。

·当秦风和野田昊的婚姻步入第三个年头,秦风突然怀疑自己经历了一场阴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2-


  唐仁给秦风带了两箱四川火锅底料,秦风难以控制自己面露不耐地接过表舅的大箱子,听着这位唐人街第一神棍宣传自己的教义。

  “年纪轻轻,搬个箱子就喊苦喊累,肝火虚妄,肾亏啦。”唐仁倒是一针见血,秦风顿时面上发烫,脚下踩了风火轮一样企图逃离这个口无遮拦的男人,唐仁乃堂堂莫家拳的弟子,绝对不会在体力上输给他。...


 

© 碧欲桃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